芷蘿

文渣一只
目前在歐美坑底躺著,主吃盾鐵,錘基,超蝙,海森,福華,貓鼠,包策
會寫文但寫很爛,會畫畫但是畫很渣(X

© 芷蘿
Powered by LOFTER

七夕快樂

月華是個好姑娘背景,算是番外或賀文(?

全篇砂糖構成,祝各位看官食用愉快(?(雖然有點流水帳

還有還有,七夕快樂喔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晨的陽光照進房裡,早早就起床的丁三姑娘飛快的扎了個馬尾,套上了件橙色外衣


果不其然的,不遠處的園子裡是已經把比試武功當作日常的展昭和白玉堂


"喲,小白,今天怎麼起這麼早"丁月華頗意外地看著白髮青年"你昨天晚上不是和展大哥出去,很晚才回來嗎?"


"得,你別管我了"不知想到了什麼,白皙的面頰瞬間染上了一抹紅,隨後恢復正常


"我可是在關心你!真是......"丁月華不滿的嘟嘴,接著問道"小白,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"


"嗄?"看著同樣疑惑的兩人,丁三姑娘簡直恨鐵不成鋼


"是七夕吧,不過丁姑娘問這個做什麼"清冷的聲音傳來,公孫策慢悠悠的踱到丁月華身後


"公孫先生......"展昭正要打招呼,卻突然愣住了


白玉堂則是意外的挑眉"眼鏡,你的衣服怎麼突然換了一個顏色了"


"哼哼,這叫做情侶裝,可是靜兒最新一期的採訪提到的喔"跟在自家先生身後的包拯笑嘻嘻地轉了個圈"而且你們不覺得本府穿這樣超帥的嗎?"


"公孫先生穿起來比較好看"丁月華看了看兩人身上的藍紫色長袍,在心裡偷偷給靜兒小姊姊點了個讚


"丁姑娘謬讚了"公孫策拱手道謝,隨後瞪了一眼包拯,大有再鬧就吃算盤的意味


"什麼是情侶裝?"展昭微微歪頭,面無表情的臉上充滿困惑的眼睛勉強表達了一絲不解


"情侶裝,顧名思義是眷侶穿著一樣的衣服,表示恩愛"公孫策認真的解說著


似懂非懂的展昭點點頭,接著直接拉起白玉堂的手就想奔向自己的屋子


"臭貓!你幹嘛啊!"硬生生讓他停下了腳步,白玉堂對著紅袍青年咆哮


"穿情侶裝"展昭異常認真地看著他


"不要!為什麼五爺我要穿這種東西!"白玉堂瞬間炸了毛,想掙脫箝制


展昭似是不解的眨眼,隨後彎起一個幾不可見的微笑"嗯......因為,我心悅你?"


"你你你......"白玉堂被噎的說不出話來,一張臉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,紅的幾乎趕上展昭的官袍


"我覺得這主意不錯啊!還可以順便宣示所有權呢"丁月華笑的跟丁兆蕙坑人時一模一樣


"無聊........"白玉堂嘟囔著,臉上是滿滿的不甘願


"你要是不換,展大哥的腦殘粉還是會前仆後繼的圍上來啊,小心你男人跟別的姑娘跑了......"丁月華繼續唸著


"好吧,五爺就勉為其難的試一次"


"耶!"發出無意義的歡呼,丁月華直接將兩人打包丟進房間裡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燈火通明的大街上,四男一女的組合格外引人注目


走在前方的兩名男子穿著相同款式的藍紫色長袍,一人笑著和身旁的說著些什麼,而帶著眼鏡的那人時不時彎起微笑


而後面的三人更是讓人驚艷,黑髮藍衣的俊俏青年面無表情,看向身側的人卻帶著絲絲笑意,銀髮藍衫的青年與他並肩,桃花眼或笑或怒都十分的好看


走在最外頭的小姑娘穿著橙色的紗衣,烏黑的長髮梳成了雙平髻,水靈的深紫色眼珠子讓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上不少


"唔啊........我總覺得你們都在無視我"丁月華不滿的看著自顧自聊天的兩對情侶,內心是崩潰的


"誰讓你跟了"白玉堂回嘴,丁三姑娘正要損他幾句時,包大人的聲音傳來


"哎哎哎!你們看那"包拯忽然興奮的指向一個方向


一個像是表演用的高台上,小丫環們忙碌著將現場布置完成,然而包拯注意的是舞台下的女孩


"靜兒姑娘!"包拯快步向前走去,公孫策也加快了步伐


"這兩個腦粉......."丁月華低聲喃喃,卻還是小跑到了好友面前


靜兒一把抱住丁月華,笑的一個燦爛"月華!妳怎麼來了"


"不就是被他們拉出來......"丁三姑娘一臉無奈"對了,你在做什麼啊?"


"嘿嘿......這是一個小活動啦!等一下會有很多有趣的節目喔"蘇靜兒指了指一旁的酒樓"那邊看的特別清楚呢,月華,你們有空的話要不要捧個場"


"好啊,我快被他們閃死了......."丁月華本來想藉機溜走,沒想到這段話被包拯聽了個十成十


"靜兒姑娘的表演我當然要看!走走走,咱們一起上去"風風火火的,一大群人就這樣上了樓


不久後,表演開始


"我說貓兒,他們這煙花......可真好看"看著開場的煙火,喝著酒的白玉堂忍不住感嘆


展昭沉默的把充滿女兒紅香氣的青年攬進懷裡


"七夕快樂?"


"嗯,七夕快樂,傻貓"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3 )
TOP